鼓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鼓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何解读国务院放出的三支箭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2:46 阅读: 来源:鼓风机厂家

如何解读国务院放出的“三支箭”

4月初,中国打响了“微刺激”的第一枪,铁路、减税和棚改的支持措施陆续放出。本周五,“微刺激”的强度进一步加大,国务院要求扩大定向降准和再贷款力度,同时规范同业的发展。  从此次会议中提到的三大举措进行具体分析和点评。

1,“定向降准”力度、范围皆扩大:

国务院在4月16日召开常务会议时提到,对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适当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随后,中国人民银行于2014年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决策层这一系列安排,被市场人士称为“定向降准”。 有分析认为,这是央行货币政策放松的重要信号。

3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定向降准”这一说法予以确认。会议不但提到要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 还指出“定向降准”的范围,也要有所增加。不仅是“三农”,还包括“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

市场研究人士认为,此前针对“三农”的“定向降准”大约能释放1000亿元的流动性,对整体经济影响仍偏小,落脚点仍是调结构。 此番“定向降准”规模、力度双双扩大,在进一步调整结构的同时,对于缓解市场整体流动性紧张,应有更大作用。

2,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

5月21日,市场传言,人民银行给国家开发银行定向发放了3000亿元再贷款,用于推进棚户改造。一时间,“再贷款”具备受关注。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再贷款”是央行货币宽松的首选政策。

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这表明,“再贷款”这一重要货币政策工具,将不仅仅局限于棚户区改造。近期备受决策层关注的“小微企业”也将受益于这一政策。

所谓的再贷款,实际上是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渠道之一。央行除了使用公开市场操作(包括回购交易、现券交易和央票三种),还可以通过对金融机构发放的贷款的形式增加货币供给。

其主要形式为信用贷款,不需要金融机构提供特定的抵押品。央行实施再贷款的主要目的,一是引导信贷流向,定点支持意愿领域;二是投放基础货币,发挥流动性供给功能。

这一工具曾在1985年到1994年期间多次运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再贷款发挥了央行“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而在银行系统重组时,央行也为四大“坏账银行”提供过五年的再贷款。

如今再度重启再贷款工具,与其特点不无关系。

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认为,再贷款有三大优势:1、可拓展长期基础货币投放渠道,提升商行的资产扩张能力和货币乘数;2、可进一步拓宽使用范围,配合财政政策定向发力;3、开展再贷款无需向市场披露。

央行“购买”国开行发行的长期贷款,可以压低长期借款利率,收益率曲线的长端和风险溢价都有可能出现下跌,长期利率的下滑可以刺激更多长期资金进入监管层希望流入的领域,从而发挥定向宽松以及调结构的作用。

钟正生也提到,鉴于货币政策面临防控债务和稳增长的两难,中国央行不愿全面宽松,只能选择定向发力。针对特定领域注入流动性,不会大幅流入城投和国企等软预算约束平台,正应了央行希望对体制内外部门“分而治之”的结构性视角。

从国务院此次的表态来看,未来再贷款的支持力度将会向小微企业倾斜,这也符合4月以来国家通过“微刺激”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一贯思路。

4月8日,财政部、国税总局曾发布通知,对应纳税额不高于10万元的小型微利企业采取税收优惠政策。

3,规范同业、信托、理财、委托贷款等业务:

国务院会议近日提出要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规范同业、信托、理财、委托贷款等业务,清理不必要的资金“通道”、“过桥”环节,缩短融资链条。

这正与此前一系列针对同业、信托等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措施出台密切相关。而在上月一行三会联合发布的127号文更是引发业内热议。

被认为是新9号文的127号文旨在规范商业银行同业业务,中金认为该规定将重创影子银行。很多机构和媒体都纷纷对新9号文作出解读,解读的侧重点无非两大方向,一是同业业务将大受打击,二是监管力度没有预期中严厉。

对于同业业务的整顿,“新9号文”的基本逻辑很大程度上只是让“绕开监管”“隐藏风险”的同业业务恢复到信贷的实质,也就是规范同业业务会计处理,要求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根据所投资基础资产的性质,准确计量风险并计提相应资本与拨备。

此前央行行长刘士余在五道口论坛的讲话清晰的表明了监管层的态度,而这也得到了今日国务院会议的证实:

刘士余举例称,比如公众拿钱到一家银行购买收益率为8%的理财产品,这家银行再加三个百分点,11%走通道,通道的特权机构再加三个百分点,进入实体就到了14%左右。

“这种层层加水,每个环节都扒皮加码的做法直接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对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毫无贡献的,而且是会把一个民族、把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带入极其带有赌博心态的短期行为。”他说。刘士余并强调,金融市场创新发展的重点还是债券市场;未来应多渠道推进股权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而且要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

“如果没有资产证券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会越做越大,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也会越做越大,这对资本的需求只能水多加面,面多加水,”他说。

许多分析认为新9号文“堵邪道,开正门”的政策立场,使非标收缩成为趋势,未来标准化的信贷和债券将成为重要替代。

考虑到非标资产的主要投向是两高一剩、房地产、基建类,相信监管层的方向应该是引导资金流向消费端信贷,增加消费端的议价能力,迫使生产者调整价格,加速销售避免资金流断裂,同时还可以降低对土地抵押的依赖,赋予打击非标业务更大的调结构内涵。消费端信贷可能包括了棚改专项债券,投入保障性住房的专项地方债,甚至银行按揭的资产证券化产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