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鼓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失落的社区便利店等待收编或走向消亡

发布时间:2021-01-03 00:30:58 阅读: 来源:鼓风机厂家

资本和电商巨头正在改造社区。那些如毛细血管般渗透社区的小士多、夫妻店,成为资本的猎物。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加入连锁、抱团作战;二是接受互联网巨头的收编……

“大环境不好,做小本生意也只能是得过且过了。”谈及如今的经营现状,北京路商圈的恒利士多店主刘姨难免显得有点沮丧。

实体零售虽然有回暖的迹象,但整个行业的增速依旧不足10%,曾经长达五年的“关店潮”让所有的实体商超处境仍处于弱势。更何况是夹缝生存的小士多。

随着线上成本水涨船高,不论是电商巨头还是机构投资者,都重新意识到实体店的价值,美名曰“新零售”。连沃尔玛等大型商超都不得不寻求“站队”。

就连毛细血管般分散在各个角落的那些杂货铺、夫妻店,也成了资本和风口追逐的猎物。

他们面临两难的选择:要么坚持单兵作战,拒绝抱团,但要安于红利不断被削弱的现实;要么接受收编和改造,将半条性命交给新零售。

单兵作战or收编抱团?

晚上9点,华灯初上的广州北京路商圈,游览的人潮早已散去。然而,位于商圈地带的一间不起眼的士多杂货铺正迎来一天当中的第二个高峰。

“每天夜间9点到10点这个时段,平均每10分钟就有2到3个客人下班来买饮品,买烟。”店主刘姨与丈夫每天都会在恒利士多店“坐镇”,他们经营这家店已有30年。

恒利士多店是典型的夫妻店,不足6平方米的铺面被饮料和生活用品挤得满满当当,右侧货架最显眼的位置上,摆放有近60种不同牌子的香烟。别小看这些香烟,它们是恒利士多店经营30多年仍屹立不倒的关键。

▲广州市荔湾区长寿东路,一家只能容纳一人的小小士多店。摄于2017年3月25日。图片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只要买过我店里的香烟,都会成为‘回头客’。”刘姨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犹豫,“我们保证正品,而且一包香烟只赚5元的净毛利,是这一带最实惠的价格了。”这是杂货铺区别于711等连锁便利店的关键。她的经营策略是,用香烟来赚薄利、赚口碑,与此同时,消费频率更高的饮料,则承担起盈利的“重任”。

然而这一经营策略开始“失效”,刘姨开始感受到电商的冲击。“这瓶要3块5吗?我在网上看打包价才3块一瓶……”仅仅5毛钱的差价,足以让消费者打消在士多买饮料的念头。“上网买饮料价格更便宜,很多时候他们连一两块钱的矿泉水都不愿意买了。”

5毛钱的差价,足以影响刘姨全家的生活。与大多数夫妻杂货店一样,在铺面前做生意,后面住着一家人。从早上9点到晚上10点,夫妻两人轮流值班,收入基本覆盖一家人的生活成本。

价格优势被削弱后,刘姨只能从丰富货品入手。毫无疑问,年轻上班族是北京路商圈夜间最活跃的人群。一边做买卖,一边闲聊几句,期间得到的信息都是士多店选品的依据。丰富选品之余,刘女士还适当做些“创收”:“店面靠近儿童医院,除了增加日用品的货源,有时还会收到一些商家放广告位的‘邀约’,我也会视乎情况设置一到两个广告位。”

刘姨还没到生存安危的关头,自然也没有加盟连锁、靠拢电商的想法。“多年来积攒下来的熟客,目前还能支持我们小店维持生计。很多时候,夜间的‘加班加点’更多是考虑到上班族顾客的需要。”据她了解,加盟费相当于一两个月的开支,还不如单兵作战划得来。

但社区里还有另一种必须的存在——零售药店经营者,比卖杂货的刘姨更早地感受到了零售风口的变化。他们开始从独立作战走向“抱团式”的连锁化经营。

传统药店店主朱先生只要一闲下来,就会开始记录和整理自己店内的药品。他在药品的推荐和选择上有自己的坚持:老药放在与新药并排,不盲目推新药,而愿意卖药效更好、利润略薄的老药。这是他经营20年的理念,也为他的药店积攒了不少回头客。

虽然目前的盈利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但他还是做出了加盟连锁药业企业的选择。“传统药店连锁化是大势所趋。就我们药房而言,本身并不具备执业药师,若不加盟药店企业就要重新配备一名药师,这将大大增加了经营成本。加盟药业企业后,由企业统一管理就可以不硬性配备药师,从药厂推介的厂家直接进药品也能获得优惠。”

跟朱先生经营的这类传统药房同场竞技的,是网上下单、免费送货、从不闭店的互联网药房。

在广州老城区,24小时灯火通明营业着的是O2O叮当智慧药房,而它的前身是万济药业旗下的连锁传统药房。将传统药房进行互联网化的“改造”之后,叮当智慧药房增加了线上业务。凡是在线预定药品,药房都承诺在28分钟免费送药到家。网上有医生问诊,24小时的药师问药服务,在店主林女士看来,O2O药房模式这样的新事物,不是简单为卖药而生,而是为服务而生。

▲O2O智慧药房比传统药店更重视“服务”。图片来自网络。

“O2O订药能保护病患的隐私,另外平台上24小时的药师问询服务,也显得更为便利。”店长林女士在店内接收外卖订单,整理打包好后通知外卖骑手。仅一个上午,药房至少能接到8个外送订单,远多于到店买药的客流量。为了完善药品即时配送的供应链,智慧药房自建起5到6名骑手的配送团队,再由美团、饿了么骑手作为配送力量的补充。林女士认为,“便利”将成为O2O智慧药店取代传统药房的杀手锏。

当然,O2O药店也有自己的难题,那就是盈利。医药O2O一单能赚多少钱?叮当快药曾算过这样一笔账:平均客单价是50元,快递成本是12.77元,再除去人工成本、药品成本,网上送药只能基本实现持平。今年1月,叮当快药获得来自软银中国资本的数亿元融资,创始人杨文龙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城市药店网店加密,布局线下药店。

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

成都治疗阳痿早泄医院

中医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