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鼓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疆兵团五师九十一团在大风中追逐绿色梦想大苞兰

发布时间:2020-10-18 17:58:28 阅读: 来源:鼓风机厂家

新疆兵团五师九十一团:在大风中追逐绿色梦想

五师九十一团地处世界著名风口——阿拉山口主风道,每年8级以上大风达165天,风力最高达17级。在团场成立之初,这里没有休息日,唯有一个全国人民闻所未闻的“风休”。三代兵团人在这里鏖战风魔,历经半个多世纪,建起绿色长城守护家园——

4月23日,气温已经达到29摄氏度,五师九十一团园艺场的职工们小心翼翼地把已经发芽的葡萄藤从垄沟里扶起,开始绑蔓上架,这个时间比周边团场整整晚了一个星期。职工的内心万分着急——急的是晚上架耽误生长期;可职工们又害怕早上架——惧怕大风袭击,气象预报显示该团近期有强风天气。

九十一团地处世界著名风口——阿拉山口主风道。阿拉山口位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东北部,是阿拉套山和巴尔鲁克山之间狭长的谷地,长约90公里,宽20公里。西伯利亚冷空气与新疆干旱气流在此交汇,气流活动增强,每年8级以上大风达165天,瞬时风速可达55米/秒,风力最高达17级。

九十一团处于阿拉山口正前方,两地相距不足百里,阿拉山口的风有多大九十一团的风就有多大。

风中的惨痛记忆

2005年5月5日,一场大风横扫九十一团,大风从凌晨2时开始刮,于19时基本结束,施虐17个小时,风力平均为10级,造成该团5万亩农作物受灾,经济损失近3000万元。大风造成团场数百棵大树被拦腰折断,致使三连中午放学的2名学生失踪。全团干部职工齐出动,直至天黑才在数公里外的戈壁滩上发现蜷缩在洪水沟中惊魂未定的孩子。

今年73岁的团场第一代垦荒者石华枝仍清晰地记得1959年4月27日的恐怖场景,那天她刚到九十一团(当时称农七师精博总场托托六分场)。年仅17岁的她支边来到还是一片荒原的团场,被安排到戈壁滩上开挖托托河引水干渠,为开荒造田准备水源。晚上她和同伴住进了一顶刚刚搭好的帐篷里,在这放眼望去满是荒凉的戈壁滩上睡觉,让满腔热血、从鱼米之乡来到边疆的她有些不安。她刚睡下没多久,就听到似有千军万马由远及近呼啸而来,在她本能地坐起来想要听个究竟的时候,外面似有数不清的鞭子抽打帐篷,帐篷开始剧烈摇晃,她吓得哭了起来。只听呼的一声,帐篷离开地面飞得无影无踪,狂风不费吹灰之力把她吹翻在地。惊恐万分的她在怒吼的狂风中紧紧地把被子裹在身上,一夜没敢合眼。第二天她才发现,她的头上、身上、被子里全是沙土,连队的干部职工个个都成了“土人”。惊魂未定的石华枝哭闹着要回湖北老家,说什么也不愿意呆在这个要命的地方了。

时隔56年了,石华枝仍然一脸无奈地告诉笔者:“当年虽然没有离开九十一团,一干就是43年,但2002年退休后我就搬出了团场。九十一团的风太大了,就是睡在房子里,一到大风天气就听到外面鬼哭狼嚎的,我胆子小,害怕。”

这里的大风是人力不可抗拒的,一直在这片土地上肆虐。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从没有向大风低头。

对大风灾害有切肤之痛的园艺场职工闫志梅回忆起去年5月30日的那场大风,仍然止不住地掉眼泪:“半夜起风,不一会儿就感觉天要塌下来了,狂风似乎要把我们的房子刮倒。”大风同时带来了急剧降温。闫志梅整整一夜没有合眼,天刚亮她就发现昨天还耸立在枝头的葡萄穗有的挂在枝头上、有的掉落在地上,绿油油的葡萄叶子变成焦黑状。大风依旧一阵紧似一阵,毫无停歇的迹象。束手无策的她大把大把地捡起吹落的葡萄穗,深感绝望和无助。大风直到17时才渐渐停歇,受灾的葡萄地已经惨不忍睹,60%的果穗枝条被刮掉,40%的果穗不同程度受害。年底50亩地只收获28吨葡萄,按亩产1.2吨的最低标准算,减产32吨,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

九十一团农业科科长苗承志给笔者算了一笔账:“去年5月30日一场大风仅葡萄就减产1000吨,直接经济损失3000万元以上。”

大风带来的伤害随处可见。在九十一团各条林带,不论是大树小树,树干都是弯曲的,苗承志说:“这些都是大风无形的‘辣手’留下的印记。”

“现在好多了,我们刚来那会儿大风一刮,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在垦荒初期,为了建设家园,从来没有休息的时候,可是一遇到大风天气,什么工作都干不成,所以才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节假日——风休。”团场第一批垦荒者、退休老干部方德华笑着说。

风中建设绿色屏障

从1959年建场以来,九十一团干部职工深深体会到种树的必要性和紧迫性。退休职工熊之初说:“现在有句口号叫‘要想富先种树’,在那个时候,不种树庄稼就种不成,人就要饿肚子。”

“为了种好树我们可是没少费心呀。”提起种树的事情,今年70多岁的退休职工周万林打开了话匣子,“种树的前一年就要把林床整理好,先灌水压碱。到第二年春天树栽好后,最关键的是及时灌水,不能旱更不能涝。”

“种树灌水那是硬任务,在那时是压倒一切的任务。”早期曾在连队担任连长的李从双向笔者讲了一件往事,“记得有一年的春天用水很紧张,连队的麦地旱得很厉害,但时值春季种树,团里命令必须先保证林带灌水。职工们眼巴巴地看着水从这条林带流到那条林带,麦地旱得冒烟,他们也只能干瞪眼。

种了一辈子树的周万林对树有很深的感情,退休了还经常到林带里转悠,看到树倒了扶一扶,对不爱惜树木的行为及时制止,遇到管理上的问题他都会给连队领导及时提醒。九十一团社区主任刘永学说:“经过他的指导,我们社区的风景树被风刮倒、刮断的现象很少了。”

在垦荒之初,九十一团就根据实际情况把建设防风林作为农业生产的前提,与条田和渠系一起进行统一规划设计,形成了“先种树后种粮、地随林走”的理念。条田防护林分为主林带和副林带,主林带南北走向,宽约15米左右,种植树木10行不等。副林带东西走向,分布在条田四周。主林带与副林带在条田四周形成林网,保护农田。为减轻大风对居民区的影响,团部、连部迎风面种植片林,职工自发在房屋四周种上树木,达到减沙降尘、降低风速的效果。

九十一团三连是该团遭受大风危害较严重的连队,连队迎风面两排防风林又高又大、密不透风。在大风天气里,职工行走在连队生活区内,耳边可以听到狂风的怒吼,但是大风的影响却很小。连队副指导员卢友良自豪地说:“这两条防风林可是三连职工群众的‘守护神’,有了林带的防护,即使是10级大风,刮到生活区的风也已经小了很多。”

“为了使树木茁壮成长,干部职工几十年如一日浇水、养护,连队成立40多年来,干部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爱护树木的传统没有变。即使在居民生活用水紧张时期,这两条防风林都没有受过旱。”卢友良动情地说。

退休干部李村勇说:“为了植树造林保护生态,从上世纪80年代初,团场除每年春秋大规模集中植树造林外,还具体规定干部职工每年义务植树15棵以上。”

为了保证树木的成活率,九十一团根据林地土壤条件,在防风林种植以耐寒、耐旱、耐盐碱的枣树、榆树为主,条田防护林种植杨树、柳树,片林则是以杨树、果树为主,统一标准造林,制订了《九十一团人工防护林管理办法》。团部和连队四周有片林、道路条田有防护林、戈壁荒滩风口前沿有成规模的防风林。早在1987年,该团率先在五师实现条田林网化目标。

近年来,该团为进一步提高植树成活率,加大喷滴灌技术的应用,并将林地、林木的经营、管理权及权益落实到个人,鼓励个人投资开发荒山、植树造林,并进行适当补贴、补助,调动了职工植树造林的积极性。

周万林说:“现在多好呀,种树都用上了滴灌技术,不仅省水省事,还能保证树的成活率,科技的威力就是大。”

2012年,九十一团投资近亿元在风口前沿的戈壁滩上植树造林2.2万亩,构筑了一道长7.8公里、宽3.2公里的生态防护林,积极探索种植绿色园林经济树种——葡萄。该团生产的克瑞森葡萄以糖分高、口感好、耐储运等特点受到市场青睐,逐渐成为团场的支柱产业和职工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

九十一团林业站站长崔振领自豪地给笔者罗列了一组数据:“今年九十一团农作物播种面积5.2万亩,而栽植人工林已经达到3.58万亩,其中防风林2.2万亩、条田林0.46万亩、退耕林0.9万亩,加上0.64万亩的葡萄,全团植树造林面积是4.222万亩,播种面积和植树造林面积的比例达到1∶0.81。”

经过三代人的不懈努力,九十一团人在风口前沿建起了一道绿色长城。

风中的美丽追求

九十一团人在半个多世纪里坚持不懈地植绿护绿,大风对团场农业生产的危害程度逐年降低,昔日风吹石头跑的景象一去不复返,一座具有浓郁军垦特色的现代化花园式新型城镇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团场小城镇建设逐步发展也使美化绿化工作被提上重要日程。风景榆树成为团部城镇道路主栽树种,公共场所种植了来自江南水乡的垂柳,居民小区内种上了红叶海棠、白蜡,就连难得一见的丁香树也开始在小区内现身。

2003年,团部小城镇开始种植风景树,整修树枝是必要的环节,可职工们都舍不得对绿油油的树枝下剪刀。这让时任团长的刘自发十分恼火,他拿过剪刀“大刀阔斧”地对风景树进行“综合整治”,这让现场的干部职工心疼不已。当美观的形状呈现出来后,人们惊叹不已。通过这件事,职工们内心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在与大风的抗争中已经取得胜利,今后我们要向更高的目标进发——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这个春天,丁香花带着醉人的浓香率先怒放,随后绽放的艳丽夺目的榆叶梅令人惊艳,足有碗口大的芍药花毫不示弱地展示自己美丽的身姿……亭台楼阁、景观林带、鲜花绿地让人心旷神怡,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城在园中、楼在林中、人在景中的美丽画卷。

在外定居多年的石华枝今年回到久别的团场看望老朋友,被眼前的团场新貌深深地吸引,她说:“现在的团场变化太大了,真是没想到,早知道团场能建设得这么好,当初我就不走了。”

老干部周定国在团场工作了一辈子,退休后,儿子要他到乌鲁木齐市定居。周定国却不愿意去,他说:“现在团场多好啊,绿树成荫,团部像个小花园,我也住进了楼房,和住在城市里没有什么区别。这辈子呀,满足了。”

风口前沿的九十一团人深刻认识到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对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始终坚持“建设生态团场”的理念,实施“生态立团、生态强团”战略,探索出了一条保护与发展“双赢”的道路。

重庆的近视手术医院

重庆白癜风专科医院

成都看强直性脊柱炎的医院预约

贵阳治疗青春痘的中医院

相关阅读